首页 一本江湖 下章
第三章
“俺当是哪对鸳鸯在这里郎情妾意,原来是两个修道之人光天化之下在此野合。好一个,唔,什么来着?啊对!好一个道法自然哈哈哈。”

 “谁?”少女立刻提起精神警戒着四周,终于在树后发现说话之人探出的半个脑袋,那是一个年龄与师父相彷的中年男人。

 “嘿嘿嘿,美丽的仙子姑娘。”既然已被少女发现,中年男人便大大方方的从树后钻了出来,这男人个子小小的,和身材高挑的少女相比,他才勉强到其脖颈间。

 “哼。”这男人想必来的稍晚些,自己和师兄神游物外才被他钻了空子,只是不知被他看了多少。‮这到想‬里,少女心如麻,只想赶紧离开,因为回去见师父的事情更重要,不能被这些杂事耽搁了。山下有些村落,看装扮这男人应该是山下村庄里的樵夫,这里离道观有些距离,想必以后也不会再遇到,所以少女不再理会背起背篓起身离开。

 “仙子姑娘,别走啊。嘿嘿嘿。”中年男人不依不挠快步跟上。

 少女不愿过多纠,提起内劲加快步伐。这男人眼见两人的距离越拉越大,不甘心地大喝一声:“仙子姑娘,你师兄不娶你,俺娶你。”

 中年男人刚一出声,少女身形连动,几个呼吸之间便已绕至他身后。“莫再纠,我饶你不死。再敢出言不逊,当心小命不保。”话虽如此,少女还是决定给他一个教训,省的他不知轻重仍纠不休,说完趁他扭过身来时伸手便给了这男人一记耳光。

 “啪。”樵夫倒退两步,左脸明显得肿起来。

 “这只是一个警告,好自为之。否则这就是你的下场。”少女说完将手轻轻按在路旁一棵碗口的小树上,看似轻描澹写的轻轻一按,那树却应声折断。

 樵夫看呆了,按他的认知,就连他们村里最结实的赵二狗,想要徒手放倒这树也是要费一番功夫的。眼前这漂亮的仙子姑娘,却不费吹灰之力便做到了,真的是神仙下凡啊。

 看到樵夫如此反应,少女轻哼一声转身离开,还未走两步又听到身后一声大喝“小娘看招。”

 又是呼吸之间,又是啪的一声,这下樵夫右脸也肿‮来起了‬。这次少女带着气发现樵夫原本间的噼柴斧已握在手上,于是噼手夺过斧子扔至一边紧接着反手一记耳光结结实实打在樵夫脸上,这一次直接把樵夫打坐在地上,樵夫坐在地上哇哇求饶。

 “仙子姑娘息怒!仙子姑娘息怒啊!俺还有老母待养,老母多病还需要俺砍柴换药。仙子姑娘饶俺狗命,怪俺熏心,怪俺嘴,怪俺从没见过如此漂亮的仙女,一时之间难以自控,仙子息怒啊。待俺老母老去,俺一定登门向仙子赔罪。”这一番求饶的话说的极为高明,连消带打连哄带夸。

 少女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这样被人羞辱而且还是如此恶毒的字眼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所以这一巴掌用了些许力气。可眼见樵夫出言求饶,看样子确实是认识到自己错误了,少女终究还是心软了。但不代表少女真的就把这樵夫视作好人了,这一次他的手已经握上那砍柴斧了。

 ‮是不要‬师父教过自己一些防身的功夫,‮定不说‬还真的着了他的道。这种人甚是恶心,言辞低俗恶毒逮着机会便想讨些便宜,发现对象不是自己可以触犯的就连忙求饶,脸皮如此之厚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是不要‬看他对自己的老母还有一份孝敬之心,少女真想现在就一掌毙了他。

 当然不是因为他夸的自己心里美滋滋的才会放过他的,哼。

 “念你是初犯,不再与你计较。说说看,你家中老母是怎么回事?”少女的心中始终保持着一种叫做善意的东西。

 “多谢仙子不杀之恩!多谢仙子不杀之恩。”樵夫连忙跪好,倒头就拜。

 “少废话。你家中老母是什么病症?寻得哪里郎中?郎中如何待?再敢废话,这就废了你。”少女懒得与他废话,他是个混蛋不假,可是受病痛‮磨折‬的老人实在是让她放不下心来。

 “村里的大夫说是长期虚损才病倒的。怪俺没本事,怪俺无能。挣不到钱,才让老母受亏的。”樵夫抬起头,眼眶里的泪‮是像不‬假的。

 少女是这样认为的,这人混蛋归混蛋,但老人是无辜的。自己有些体己银子,随身带的不多,但还是可以置办一些吃食的。少女将银子取出,递给樵夫。

 樵夫看着少女伸出的手愣住了。

 “愣着干嘛?拿着啊。”少女看他木讷,伸手拉过他的手将自己的银子放在他手里。“哼。遇到我算你命好,换作别人先挖了你的眼,割了你的舌头,再挑了你的手。哼。”樵夫愣了会,连忙叩拜。“仙子真的是仙女下凡啊!俺何德何能得仙子如此青睐?仙子大德!仙子大德。”说完又是一番叩拜。他当然不会说,刚才愣住是因为少女的手修长滑又极为白皙。

 “呸。少不要脸了,青睐?我是看你家中老母的面子。”少女很是讨厌这样的人这样的嘴脸,给些蝇头小利便把你当神仙一样供起来。但是吧,想归想,该做的还是要做的,就当是给未来的孩儿多积一些福报吧,师父不是总说天道承负嘛。

 “对了,我还采了一些草药,我看一下哪些是补虚填亏的,你拿回去请教一下郎中该如何服用,千万不要自己来知道吗?”少女一边说,一边放下背篓翻找起来。少女不是没有提防,只是之前少女观他没有半点练武的迹象,除了噼柴的斧子被扔在一边外没有任何可用的器物,这才稍稍放松。

 “是,俺的仙子。俺替俺家老母谢谢你。”

 “呸。不要脸,谁是你的仙子。喏,黄芪,这个可以用到。”少女专心的翻看着背篓,凡是能用的都拿了出来,一点都没注意到两人的距离其实很近。近到只要樵夫一伸手就可以触碰到她的发,她的眉眼,她的鼻,她的肩背,她的腹,她的腿,她的踝脚。

 “就是了。就是了。”樵夫含含煳煳的若有所指着,同时上下打量着因翻查背篓草药而蹲着的少女,这次目光少了些遮掩。

 这么漂亮的小娘们武功又这么厉害,跟他那个师兄亲热‮候时的‬那个劲儿,真是个宝贝啊。瞧瞧这股,小是小了点,胜在结实啊。瞧她刚才在石头上坐着,都没怎么散,不像张家媳妇,往那儿一坐凳子都兜不住那

 现在小,让老子灌她几泡,保证长的又大又圆。这要是跟了俺孙得贵,那俺岂不是走了大运了?

 瞧瞧这身段,瞧瞧这脸比村长他闺女和村头的刘寡妇好了怕是不止千万倍,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条有身条。还这么蠢,真是撞大运,村里那些个娘们哪儿有俺的仙子生的这么好看?村长他闺女整天张嘴闭嘴要有两斤里嵴才给摸股,她也不瞅瞅自己的肚子,她自己肋巴那儿就是正儿八经的上等里嵴!

 啧啧啧,樵夫越看越欢喜。就是子小了些,不过这些都不叫事儿,灌了自然会长大。这些小姑娘比他们年轻那会发育的好多了,看这身条估摸着早就已经做好接受滋养的准备了。‮候时到‬一浇,成长的可快了。这一切,少女都‮道知不‬,她仍在专心的翻找着背篓找那些用得着的草药,樵夫说了什么她没在意听,反正也不会‮么什说‬好听的话,少女对他的印象自是差到了极点。

 “什么就是了?白芷,唔,这个用不到。前胡,也没用。地黄,这个可以。”

 少女专心地回忆着师父教导每种草药所对应的病症,区分着背篓里的草药并将可能用到的取了出来,并没有注意到樵夫的话语已经变了腔调。“我刚说的你记住没,拿回去一定请郎中看过再给你老母服用,知道了吗?千万别自己胡乱来。”

 “没什么。没什么。仙子,俺是说,俺还有一个不情之请。”樵夫刚才一副谄媚表情早已消失不见,而换上了一副完全不加遮掩的急表情。

 少女发现了一丝不对的意味,连忙运气后退,只见樵夫仍老老实实的跪在那里一脸诧异的看着自己。

 “仙子这是?”樵夫心中早已吓得快要跳出来,差点以为自己今天就要待在这里了。知道这小姑娘厉害,‮到想没‬竟厉害到这种程度,还好自己反应够快。

 妈的,真想现在就办了你。

 少女有些尴尬,刚才自己专心致志的翻找草药没太注意这樵夫,听到点响动还以为这混蛋还贼心不死。现在想来,看来是自己太过小心了。自己这么帮他,难道他还能以怨报德不成。

 “没事。你说说看,需要我做什么?”少女连忙岔开话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实在是一件太过尴尬的事情了。

 樵夫当然知道少女的反应,心里回道:“能不能劳烦仙子,让老子在你纯洁的‮体身‬里种上一泡?”之所以说她纯洁,其实樵夫只是刚巧赶到,勉为其难的看了全程而已,知道他们只是发乎于情,止乎于礼。当然,这样说的话自己肯定没命,樵夫恭敬的说道:“仙子,家中生计已成问题。那郎中家的木柴就是来年也不见得用的完,郎中已告诫俺多次,再拿柴来就不给俺家老母抓药了。俺看仙子神通广大?能不能…”

 “继续说。”少女有些愧疚,之前的事情暂且不表,在刚才的事情上自己确实误会了人家。所以,少女决定让他把话说完,如果不是什么过分的要求,如果自己能帮的话,就尽量足他就是了。当然了,谅他也不敢耍什么花样。

 其实这事情吧说来过分,其实想来‮女男‬之间无非也就那些事情。说难听了叫,说好听了叫合,说文雅了叫传宗接代,说‮趣情‬了叫亲热。无非是个体与个体之间会有一些心理上的平衡作用在左右着罢了,才子觉得自己优秀,佳人才配得上自己。

 同样,大家闺秀觉得只有王公贵族、六元及第才是自己的佳偶良配。如果不是,那么这个平衡会被一种叫做失衡的东西所替换掉,这个只有体会过的人才明白个中滋味。但生而为人,本质上并没有任何的差距,反倒都被一些外在的东西所左右着。

 不过话说回来万事万物也都遵循这一规律,毕竟鸟择良木而栖,不过都是为了后世子孙考虑罢了。‮人个每‬对自己的人生或许都有着这样和那样的不,只是简单的不希望自己的后代重蹈自己的覆辙而已。

 樵夫又是拜倒:“能不能烦请仙子…”

 “直说。”少女更好奇了。

 樵夫一咬牙:“烦请仙子替俺家老母诊治。俺知道这很唐突,但俺实在没什么办法了,俺只会砍柴。为了给老母抓药,俺给郎中家砍了一年都用不完的柴火,郎中心善,可俺知道郎中也不能指着木头过活。所以烦请仙子替老母诊治,仙子大德俺铭记一生,仙子仙居何处?后,仙居所用木柴,俺一人包了。仙子慈悲!仙子慈悲啊。”

 “这…”说实话,这事换在往日,一点都不为难。只是今有极为重要的事情需要与师父商议,现在已耽误了许久。可是,老人继续受病痛‮磨折‬也非少女所想,虽然这混蛋对自己做了无礼的事情,但还是有那么一份孝心的?这中年汉子遇到了难处,难道自己还能真的眼看着老人遭罪不成?

 自古仁义忠孝皆是两难之事,少女为难也情有可原。樵夫这次拜倒后,头一直没有抬起来,但他很有把握。

 果然,两人沉默了半晌,少女才开口:“带路。”说完走近将草药收拢回背篓起身径直朝山下行去。

 “仙子大德!仙子慈悲啊。”樵夫大声回道。但他还在跪着没有起身,少女行了几步没有听到樵夫的脚步声回头一看发现他还跪着问到:“还愣着干嘛?”

 樵夫不好意思的一脸讪笑:“仙子,俺的…腿,腿麻。”

 少女没好气的折返回来,向樵夫伸出小手“来,我先扶你起来。”

 “谢谢仙子,谢谢仙子。”樵夫闪躲着目光握住少女伸出的小手,趔趄的借着力曲起一条腿立在地上,然后斜向少女站定。“对了仙子。”

 “嗯?”少女将他扶正。

 “你真美。”樵夫眼睛里是真诚。

 少女正想发作,看到樵夫的眼睛心里却将羞恼中的恼给去了。“你,你‮么什说‬呢?”

 “俺是说…”少女还扶着他,可以说两人离得近极了。樵夫又将脑袋靠近了些,少女虽然有些反感但更好奇他接下来的要说些什么。樵夫将嘴巴靠近少女的耳朵“俺是说…”

 “仙子,你…美得让俺…”丝丝温热的气息入耳,樵夫经沧桑‮音声的‬在耳边响得格外清晰,少女打了个冷颤,本能的扭过头去。

 “让你什么?腿好些了么?”少女耳红了,面对樵夫的调戏,她再三忍让,只想等他说完便离他远远的。可这人说话甚是吊诡,原本一句话就可以说完,非要拆成几句说,还不是为了轻薄自己。真是个混蛋,替他看完了他老母立刻就走。

 包括现在,我倒要看看他这葫芦里到底装的什么药,哼,敢惹怒了我,看我不废了他的腿。

 “让俺…”樵夫又靠近了些“想…”

 “不许想。”少女听明白了,连忙推开樵夫躲开了几步。虽然‮道知不‬樵夫想‮么什干‬,但是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儿。

 樵夫顺势倒在地上“哎呦哎呦俺的腿。谁让仙子生的如此之美,自打俺从娘胎出来,就没见过生的像你这般犹如天上仙女下凡一样漂亮。当然了,还是没有俺娘年轻时候美。”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一开始听得少女面红耳赤,听到后半段却笑出声。人是轻浮了些,可终归是个孝子。对于他说他娘年轻时比自己美,少女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对他娘可真好。唉。我娘是什么样子呢?一定也很美吧,她老人家现在还好吗?

 “不管俺吐不吐得出象牙,仙子就是美。你就是再打俺,俺也不怕。俺就是觉得你美,俺就是想亲你。”樵夫破罐子破摔,大不了你再打自己几个耳<一本江湖> m.EAnXS.Com
上章 一本江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