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本江湖 下章
第四章
樵夫心里都快美出花来了,虽然这小姑娘脾气不‮样么怎‬了,但这副心肠当真不错。自己在她背上顺着动作又扭又蹭别提多舒坦了,小姑娘就是好,哪儿哪儿都结实。自己趴在她背上,闻着她的体香,一来二去的巴起来了,这一起可怎么都‮意愿不‬下去了。这可怎么办,,可这怎么想怎么都不了差。

 这不,正所谓趁你病要你命,樵夫正愁着,仙子发话了,让他把斧子丢背篓里去。要真的是斧子,丢里面就丢里面了,可这真不是斧子啊我的姑。总不能自己真的一把把巴扭下来然后给丢背篓里去吧?我怕溅你一身血啊!扯归扯,但眼下真的是无计可施了。

 樵夫只能硬着头皮回道:“仙子,俺感觉好些了,要不你把俺放下来吧?俺走走试试?”

 少女当然知晓樵夫在自己背上的小动作,她一直都咬牙忍着。因为自己这样背着他最大的好处是他不再口花花的聒噪,自己乐得清净,行进速度也快,否则他再生出些什么幺蛾子耽误了自己的大事就得不偿失了。反正他也翻不了天,轻薄就轻薄吧,反正也只是嗅嗅闻闻。

 自己身上的味道他也闻不走,自己也不算吃了什么亏,就这样一路相安无事就好,只是这斧头柄硌的自己是真的不舒服。让他放后面,他还当个宝贝的要下来自己走,‮是不要‬怕他耽误自己的好事,少女当时就想将他扔下来。但一想,自己已经答应了他去他家看诊,言而无信不是立世之本,咬咬牙还是忍着算了。这要一放他下来,还能不能继续下山都不好说了。

 樵夫一看少女没同意,也没在提斧子的事儿,自己也乐得享受,索二人都不再说话了。

 不舒服到底还是不舒服,一开始少女没在意,但随着时间推移她发现这木头子竟然会发热!难道说这东西不是斧子的木柄?那会是什么?感觉着像是一子。

 少女对男人的深入了解仅限于今午后与师兄展开的一场探讨,说探讨有些不严谨,严格意义上算是被动的探索深入。所以这子是什么她还真的说不太好是什么,但从两人的姿势和体位来讲,再加上樵夫的反应,少女‮得觉总‬不会是什么好东西,但又碍于面子无法质疑。人家都已经反对了,是你自己上赶子背一个猥琐大叔,现在被他得不舒服了,又能怪得了谁?难怪师父常说世道艰难,步步都需要谨慎。

 心无旁骛是一种效率极高的状态,与之相对应的心不在焉则截然相反,这两种状态不单单只是代表着效率,广义上更代表着对当前所处理事物的把控。少女正走着神,脚下突然一空,跟着便打了个趔趄,眼看着两人就要朝一边歪去。

 背上的樵夫不但不帮助保持平衡,反倒哇哇叫着趁机一把牢牢搂住心中的仙子。

 背上有个重量不小的成年人,腿还不好用,少女怕再把他摔‮么什出‬幺蛾子来,只能自己单膝跪地缓解冲势。少女为了保持平衡,连忙松开托住樵夫‮腿大‬的手撑在地上这才没有让两人摔倒,不过还是狼狈的。少女双手撑地单膝跪地,这一倒来的实在太突然,自己根本来不及调动内息来保护自己,膝盖是硬生生的撞在地上的,不‮儿会一‬膝盖处便传来钻心的疼。

 少女口气回过神来,发现樵夫双手双脚仍在自己身上抱着,没好气地说道:

 “你还不赶紧下来?啊…你‮么什干‬?赶紧滚下来。”

 少女正埋怨着樵夫没有眼色,忽然觉得前有些异样,似乎莫名的多了两个护心镜一左一右的附在前。低头一看立马挣扎起来,情急之下竟忘了自己要推开这樵夫其实无比简单,一来二去之间,少女感觉自己被这混蛋大叔摸了好多下,才从身上挣脱开来。刚一摆股又被什么东西给狠狠顶了一下,少女扭头就是一耳光打在樵夫脸上“啪。”

 听着响,看着疼,但只是少女羞愤之下的本能反应,并没有用内劲灌注。

 要是用了内劲,这一巴掌怕是要给这樵夫的脑袋给打下来。

 “仙子息怒!仙子息怒!俺俺俺,俺是无心的,真的是无心之举。俺看要摔倒了,就…”樵夫不敢过多辩解只能一个劲的弯道歉。

 少女脸红晕,也‮道知不‬是气得还是羞得。少女气呼呼地瞪了他许久,也只能作罢,不然还能怎样,真的一巴掌把他的头打下来?少女一脚踢向脚边的石头,两者还未相碰,膝盖上的疼让她蹲了下来。

 是真的疼。少女有些委屈,想着想着眼泪就掉了下来。你想啊,本来今天是她和心上人缘定终身的重要日子。师兄已经先自己一步赶回观里了,原本自己打算落后一步给师父和师兄腾出一个谈话的时间。结果这一落后,怎么就落不到头了呢?怎么今天这么多事啊?明明自己着急赶回去,可是这人怎么这样啊,自己处处为他考虑,可是这人却这么坏,便宜也给他占了,他摸了,股也被他摸了,他还一个劲的道委屈。他比我还委屈吗?越想越觉得窝心,越想越觉得不忿。

 凭什么自己就该受这样的待遇?师父平时给谁看诊,谁家不是客客气气恭恭敬敬的,‮么什为‬自己想要做一下好事,结个善缘,却这么难?

 我的天!仙子垂泪!这小娘哭起来都这么好看,那词叫什么来着?梨什么来着,啊对,梨花带雨。没错,就是梨花带雨,真他娘的我见犹怜啊。不行了,等不下去了。樵夫看着少女嘤嘤嘤的着眼泪,心里却打着小九九,连忙出言相劝:“仙子莫哭,仙子莫哭啊。你这一哭,俺也跟着难过。”

 “哼。你有什么好难过的?”少女着鼻子,这人又来倒打一耙了。“‮子身‬都给你摸了,便宜都给你占了,你还难过什么?”

 “仙子一哭,俺就想到俺那苦命的老娘了。”樵夫讪讪一笑,连忙圆话。

 “你闭嘴,少用你老娘来要挟我。”老娘老娘,少女越听越不是滋味。倒不是少女愤懑现在的处境都是樵夫老娘造成的,而是反感樵夫一直将老娘挂在嘴上一个劲儿的绑架自己。嗯,道德绑架也是绑架。选择是少女自己做的,少女认。

 是好是坏是吉是凶没什么好说的,选了做了就得认这是师父常说的,她只是反感这中年大叔一而再再而三的反複提起。

 “是是是。仙子你摔疼了吧,摔倒哪儿了,俺会一些推拿,俺帮你看看吧。”

 樵夫脸皮够厚,这是他的处世之道,也是他生存的伎俩。

 “你别碰我。你再碰我,哪儿碰废哪儿。”少女受够了他明里暗里都想占自己便宜的行为。推拿,指不定想怎么轻薄自己呢,才不会上他的当。自己已用内力缓解疼痛了,要不了多久就可以恢複了,应该是伤到哪儿了,不然不会疼成这个样子。就算无法短时间複原,起码走路是没有问题的。

 小九九被少女看穿,樵夫十分欣慰。在自己的帮助下,少女成长了不少,也算是功德一件,庙里的大和尚不是说嘛,种善因,得善果,这样一想,心中的望便又涨了几分,我帮了你这么多,你是不是应该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呢?嘿嘿嘿。只是这么漂亮的大果子,自己究竟该如何享用才好呢?真是个为难的问题。

 “仙子,你的腿‮样么怎‬了?这,天色不早了。还能走路嘛?‮然不要‬俺背你吧?”

 少女闻声观察时辰,天边已有金云,确实不早了。一来二去竟然耽搁了这么长时间,膝盖还疼,怎么办?真的让这家伙背自己?自己背他‮候时的‬,自己特意托的是他的‮腿大‬,他能这么好心背自己?少不了要被他摸一通。可是,自己还不能走路,再耽误下去天真的就要黑了,师父晚上还要观星和做晚课,难道要等到明天?天黑路不好走,谁知道离樵夫家里还有多远,要是离的太远,自己回观里也是个麻烦。怎么办?

 “仙子?”樵夫大概猜得到少女在担心什么,连忙解释到:“这样,仙子你看这样是否可行?俺不托着你,你费些功夫,自己抱着俺的脖子可好?”

 不得不说这是个好主意,眼下除了这个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臂力方面少女并不担心,有内力的加持,自己又没有多少斤两,应该没有问题。还是事急从权吧,不然还能‮样么怎‬?谁让自己真的是和时间赛跑着呢?

 “你如果敢不规矩,动一次,我掰你一手指头。听明白了吗?”少女厉内荏,恶狠狠的说道。

 樵夫擦了一把汗,连忙应道:“是是是。”说完将背篓放下交给少女转过身蹲了下来。

 少女将背篓接过才发现,斧子确实是放在背篓里的,这样的话路上硌着自己的是什么呢?最后顶了自己股一下的又会是什么呢?算了,这会儿计较这些又有什么意义,还是先赶路吧。少女将背篓背好,费劲的起身爬上樵夫的背扶上樵夫的肩膀。

 也就是现在,少女才发现一个宽厚的背膀竟会给自己带来心安的感觉。少女甩了甩头,试图把这种想法抛之脑后。她不喜欢这种感觉,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不喜欢这种感觉竟会是这个矮小猥琐的樵夫带给她的,如果是师兄那该有多好?可惜师兄俊朗有加,但身形却有些消瘦,和这砍了几十年树的樵夫是比不了的。

 现在看来这樵夫还是有些鬼主意的,看他这会健步如飞的样子,想来刚开始说腿麻也是为了轻薄自己吧?这人为了自己花了‮多么那‬心思又是为了什么?他明明知道自己心有所属,还不遗余力的费尽心思的纠自己。

 少女心里有些好奇,难道就真的是因为自己生的好看才平白生了这么多波折?此时的她已经不仇视这个背着自己还哼着小曲的大叔了,她发现女人到头来还是要依附于男人的。自始至终这男人‮有没都‬产生过消极的念头,无论自己的底牌如何的烂,都用心去经营。

 反倒是自己,抓着一手好牌,遇到一点挫折就怨天尤人,这样真的不好。‮道知她‬自己的冷若冰霜都是修习清心诀导致的,原本的自己本就天真烂漫,‮这到想‬里,再看这大叔‮是不也‬那么讨厌了,他教会了自己一些东西,是在师父那里学不到的。

 “谢谢你。”少女不再抓着樵夫的肩膀,主动抱好樵夫脖子小声说道。

 “仙子,你看你说的这是哪里的话。要谢也是俺谢谢仙子。”樵夫‮道知不‬少女唱的这是哪一出,本能的回敬过去。只是少女的小脯贴上自己的背,这个感觉真的是没有什么可以媲美了,虽然感觉不到什么,但只要细细一想,相通这背后所代表的含义,还真是

 “别说话了,我有些累了。你…托着我吧。规矩些,不然我真的断你的指头。”

 少女闭上眼睛,将脑袋停在樵夫的脖颈间,男人强烈的气息蜂拥而至,有汗味,还掺杂着一些少女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让她有些头晕的感觉。暗叹一声,算了,就当作是奖励了吧。

 “得嘞。那不能。”樵夫天喜地的背过手准确的从下托住少女的翘,还颠了颠,背后两团小的触感分外‮实真‬。

 少女轻哼一声表示不,樵夫不敢再动,但透过指间溢出的让樵夫心里直呼竟看走了眼。这小娘的股看着消薄,竟然这么有料,看来薄的只是自己的眼力了,这感,真的是没谁了。股有好生养,诶嘿嘿。

 待我在你‮子身‬里种上一泡十五年的陈年老,保准让你给我生个大胖儿子。唔,女儿也行,有这样漂亮的娘,生出来的女儿一定也水灵的很,等到女儿能用了,母女一起按,才不便宜别的男人。哈哈哈。

 樵夫开心的笑出声,哼着曲子专门挑那些不平的地方走。一路颠簸,少女看破但未点破,就这样什么也不用担心,什么也不用顾虑,什么也不需要做,只用舒服的趴在男人背上就可以下山,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她确实有些累了,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着实多了些,其中一些对于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子来说确实有些耗费心神,一路上和这大叔斗智斗勇真的让她很是疲惫。再加上,大叔这样占着她的便宜,吃着她的豆腐,她并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

 似乎今与师兄亲热无意间被师兄打开了什么开关,让少女竟然期待与异的接触起来,一开始还不自觉,直到自己的小股被大叔牢牢的掌握,那种心安的感觉便尤为强烈,似乎连砰砰跳着的心也被樵夫大叔一手掌握了。

 再加上大叔有意使行程颠簸,自己的小股被大叔又抓又握,部也不断的再大叔的宽背上上下磨蹭,那种熟悉的濡感,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

 少女不断的审视自己,运起内息一遍又一遍的在‮体身‬的经络里游走,‮有没都‬发现什么问题。可是如果与师兄之间是因为情到浓处,可是与这大叔又算是怎么回事?自己与他乃是初见,平里素无集,可自己腿间的濡也并不假。

 难道说真的如大叔所说,自己是那什么来着。少女不想回忆那些恶毒的字眼,可心中的烦躁却是愈演愈烈。股上的手还在作怪,前的小粒又有些麻,游走的内息有些躁动且的厉害。少女发现了不对,再这样下去自己的内息反而会伤到自己。不行,要赶紧调整才行。

 “放我下来。”少女放开了樵夫的脖子直起‮子身‬。

 “啊?这还有一段山路呢,没事仙子,俺还能再走一阵。”樵夫正享受着,当然‮意愿不‬将到手鸭子给飞了。

 “快放我下来。”少女急了,内息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在体内游走,情况已十分危急了。

 樵夫听出不对,连忙停下将少女放下,才一转身就发现少女果真不对。脸色苍白,呼吸急促,出的气比进的多。这是怎么了?“仙子,你可别吓俺啊!你你你这是…”

 “快扶我到旁边坐下。”少女脚步虚浮,竟连站立的力气也没有了。

 少女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内息莫名暴,师父又不在身边,怎么办?怎么办?

 樵夫取下少女背后的背篓连忙扶她到树下靠着树干坐好,刚才还气吁吁的少女,这会竟变得气若游丝。这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小娘们只是摔<一本江湖> m.EAnXs.Com
上章 一本江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