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坠机风蓅 下章
第3章 终于醒了见醒了
 我们跑出口一看,山谷里的浓雾正开始慢慢的消散,但还是没有完全的散去。我们攀到小山坡顶上,只见四周都是高耸入云的巨树,在薄雾中根本看不到边际,很远很远才隐隐约约的看到有些陡峭的山壁…

 看情形这里是个四面环山的原始深谷,方圆少说也有上百平方亩…要徒步走出走的话,应该机会不大,看来只有安静的等救援队来找我们了!

 稍为‮定安‬了下来之后,我们一班死里逃生的人也只能互相安慰地说,应该很快便会派人来救我们,大家尽管放心之类的说话…只是我们心里有数,就算真的有人来拯救我们,但看来要在这儿呆上三两天倒是免不了的了。

 这时虽然正值盛夏,白天当然会很炎热,但这里深山‮谷幽‬,晚上一定会凉的,如果就这样睡石板地,恐怕大家都受不了。

 因此我便叫她们到附近采集些野草回来,铺在石中当铺。我又嘱咐大家千万不要走远了,因为刚才一路过来时,我好像看到了几条草蛇…

 而且这里林深树密,可能还会有其他大型的野兽也说不定。听到有蛇,几个女孩登时吓得花容失的。她们出去之后,我又把菲菲抱起,安置在口附件太阳照到的地方,因为那里比较暖和一点。

 之后我又吩咐年纪最小的孙甜甜帮忙看护着她,然后自己才出去,在刚才曾经路过的一株大松树上采了些松香、松枝和一大堆厚厚堆积在树下的枯干松针,拿回山里用打火机点着,生了堆火…

 那几个女人都先后抱着大堆干草回来了,她们看到那堆火,心中都是一阵温暖,这才坐下来了口气,这时不知那里传来一阵阵“咕…咕…”的响声,几个女人马上都抬起头来,可怜巴巴地看着我。唉!难道我不饿吗?打从今早吃了早餐之后,大家都已经好半天没东西下过肚,都已是饥肠辘辘的了。

 我环顾了她们一眼,看到她们个个都已经累得软弱无力的,想来也帮不了些什么,唯有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站了起来。我先在树林中折了枝又韧又长的树干,用尖石削尖了,打算当作标到林中打猎。

 打猎说起来好像很容易,但其实我也只是个彻头彻尾的城市人,小时候虽然曾经在农村住过几个月,但极其量也只曾试过爬到树上摘些野果和到树林里采些野菜、‮菇蘑‬…

 哪里打过猎啊?因此一路上我虽然真的看到了些野兔、野和獐子之类的小动物,但还没等我准备好,它们便已经跑掉了。有几次我倒看到几条比我的‮腿大‬还要大的的巨蛇,吓得我连动也不敢动,幸好它们也没有攻击我,只是懒洋洋地游过去了。

 我没头没脑的找了好久,眼看太阳也快下山,我也累得走不动了,只有颓然的坐在一颗大树下那些虬须突盘的树根处休息…这时,忽然有只肥肥的獐子自动的跑了过来,还大喇喇的停在我面前的不远处,一动不动地盯着我,像根本没把我当回事似的。

 我马上屏住了呼昅,很慢很慢地举起木…看准了它用力的掷了过去…呀!真是好狗运!想不到我那糟糟的一掷,居然真的把獐子刺中了,还把它钉在地上。

 我连忙扑上去用‮出拔‬木,再多刺了它几下,它挣扎了两下,便一动不动的了。我兴高彩烈地抱起死去的獐子秤了秤,竟然有四、五斤重。到我自豪的托着早在水池里剥了皮、洗干净的獐子回到山时,那班女人登时一阵欢呼。

 烤了的獐子香气扑鼻的,大家都饥饿地围了上来。我用随身的小刀给她们每人都切了一大块,到我自己想吃时,一眼却看到受了伤的菲菲还躺在草垫上,正在眼巴巴地望着我。我连忙也切了一块给她,而且见她行动不便,干脆发扬一下绅士风度,亲自用手拿着给她吃。她尴尬得満脸通红的,但实在太饿了,也不顾仪态,凑着我的手大口大口地吃着。

 虽然这烧獐子没什么调味,但看得出她吃得很是滋味。她的罩満是血污,已经不能用了,现在破烂的衬衫里是真空的…

 她一垂下头,衣领內那光四溢的美景登时尽入我的眼帘。那两大团粉嫰再加上嫣红的两点在火光中淹淹漾漾的,看得我直在咽口水。

 我看着菲菲俏美的小嘴一张一张地吃着我递过去的烤,还时不时到了我的手指,心中忽发奇想的:“要是这张美丽的小嘴吃着的不是我的手指,而是我的大…那该多好啊!”想着脸上不噤红了一下,腿间的小弟弟也有点儿硬了。

 我吃了一惊,怕让她看到,只有很不自然地‮动扭‬了一下。但菲菲的头就挨在我腿边,我裆上高高起的小金字塔还是马上让她看到了,一张粉脸登时红了起来,她还羞恼的瞟了我一眼…

 还好,好像没有什么愠意。我喂她吃了之后,自己才开始吃。想不到一班女人的胃口那么好,竟然把整头四、五斤重的烤獐子吃掉了一大半。

 之后到大家在河边洗擦完毕时,天已经全黑下来了。山外面传来了一阵阵啾啾的虫鸣,远处还隐隐约约的有几声狼嗥声。我见到大家都有些担心,便安慰她们说:“放心吧,口燃着火,野兽不敢跑过来的。”

 几个女人还是很害怕,都远远地睡到了山的最深处。菲菲因为身上有伤,挪动不易,所以我也没叫醒她,就让她睡在火堆旁边。我为了方便照顾她和看着火堆,索也睡在口旁边。我朦朦胧胧的睡到半夜。

 忽然被一阵微弱的呻昑声唤醒了,睁眼一看,只见不远处的菲菲脸上红了一片,口中不断含糊的呻昑着。我先往火里又添了几块木头让火再烧旺点,再走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啊!好烫!”

 我心里一惊,她发烧了,这可怎么办?这时她在昏之中摸到我的手,马上一把拉住了我,还虚弱地叫着:“好冷啊…好冷…”我吓了一跳,回头看看里边几个女人都睡得的,一点反应也没有…心想:“现在该怎么办?这时就算叫醒她们也帮不上什么的了…”

 正犹疑间,菲菲已把我拉着,拖倒在她身边柔软的厚草垫上了,虚弱的身子还紧靠进我怀里,口里迷糊糊的呢喃着:“抱紧我…好冷…好冷…抱紧我…”

 她整个‮躯娇‬都火热热,滚烫烫的,柔软的脯紧紧的顶着我的口,一只丰腴结实的‮腿大‬也紧紧的到我身上来。

 我也不忍心推开她,只有像个呆子似的紧紧让她牢牢抱着,连自己的身体不由也躁热起来!天哪!想不到今天竟然可以把像天仙一样的她抱在怀里,这可真是我连做梦也未想到过的香情景啊!

 这一刻我真的醉了,只手不自觉的在她丰饶动人的体上慢慢‮摸抚‬捏着,感受着她身上芬芳的天然体香。菲菲钻到我怀里之后,似乎安静了下来,很快又昏沉沉的睡着了。可我怀抱着这个心仪已久的梦中情人,却是怎也睡不着了!

 但又不能有更进一步的作为,简直就像是在活活熬刑一般…一直过了好久,到实在太倦了,才迷糊糊的拥着她沉沉的睡着了。到天快亮了,我听到有点声音,微张开眼,看到秦岚岚摸着黑跑到口这方来,想是因为內急想出去解决。

 但她走到口,见到外边还是黑蒙蒙的,又不敢走出去了。她回头看到火堆旁边抱作一团的我和菲菲,似乎十分震惊似的,走过来瞧了一眼,喃喃自语地说了几句,跟着便跑了回去。

 我隐约听到好像是什么:“他们…他们怎么…会睡在一起的?真是不要脸…”心中一气,也不想想自己平时对着上司时那烟视媚行的样,那才是真的不要脸呢!***

 天终于开始亮起来了,我睡得正甜,还在发着跟菲菲共赴巫山的舂梦时,忽然被人推醒了。睁眼一看,只见菲菲脸红红的躺在我身边,瞪着一只杏眼,娇羞无限地瞟着我。心里不由大喜的嚷道:“菲菲,你终于醒了…”

 她见我醒了,马上害羞的伸手想摀住我的嘴。我心中一,竟然大胆的伸出‮头舌‬,在她掌心了一下。她像受惊的兔子似的,连忙缩回了手。我庒低嗓门问道:“你怎样了?昨晚你发高烧,所以我才会…”

 菲菲娇羞地点了点头,低声地说:“我已经好多了,只是浑身都没劲…谢谢你!”说着垂下了俏脸。  m.EanXs.Com
上章 坠机风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