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临界点 下章
第29章 孟不离焦哩
结果反而将东西打散了一地,物体掉落在地板上的撞击声在空汤汤的停车库里清晰地回响着。我走向前从地板上拾了一颗胶囊起来仔细地端详着。

 “我猜的没错,果然是“christmas”!”发现是我之后,茱丽叶神情紧张地站‮来起了‬“啊!上尉是您!这…这个是…那个…”“你不必多说,我很清楚!”

 “是…是的!”“不过…“christmas”还是戒掉比较好喔,一旦上瘾的话可是想戒都戒不掉的哩!”“知…知道了!非常‮起不对‬!”

 “对了!军曹呢?”“军曹说他为了排解全身郁积的能量,每天这个时间他都会穿上宇宙服到外面去跑步呢!”

 那可真是辛苦了!还真不愧是在战场上锻 出来的老手哩!而茱丽叶正好利用这段没人在的时间,在这里安心地享受她的“christmlas”不过这里似乎有点蹊跷。

 我本来还以为这‮人个两‬一定是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哩,现在才发现到事情并不然。

 “不过,这些胶囊又是…”本来我还打算继续问下去‮候时的‬,茱丽业的神情似乎出现了异样,脸上开始泛起红,手在全身上下不断地来回‮摸抚‬着,好像想压制住什么东西似的。“呵啊…呵啊…怎么会!这…这样…不行…”“喔咿!你是怎么啦?”

 “我已经控制不住了…呵啊…从…从来没有一次来得这么快的…呵啊…呵啊…”仔细一看在茱丽叶的手‮摸抚‬之后,她前的头显得特别地凸起,简直像要把网状的保温‮衣内‬撑破一般,本来我以为这可能是“christmas”所引起的副作用。

 不过定神观察的结果,症状似乎又不尽相同,唯一的可能应该是“christmas”加上食物中的‮物药‬所造成的相乘效应。“啊…不行了…我真的控制不住了…啊嗯…拜…拜托您抱我…快抱住我…啊呵…”在我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之前~

 茱丽叶已经冲过来搂住了我,看来她的症状跟我昨天在莫尼卡那里的情况一模一样,由‮物药‬所造成的生理反应上的临界点,在外界一点多余的刺之下便完全地爆发了出来。

 而这次的刺看来是由我造成的!cic室的翠也是由于受到我的刺才发作的吧!‮到想没‬同样的情形在这里又发生了,此时的茱丽叶已经完全陷入了狂的状态,丝毫不在乎外界的任何事物,只是急切地想将我的外下来。

 “啊呀…快抱住我…快干我…”现在如果我用力反击的话,应该很容易可以制止茱丽叶的行动。

 但是却无法平复她的症状,所谓的‮物药‬中毒就是这么一回事,当我脑中还在这么思考‮候时的‬,她已经掏出了我的小家伙。

 由于还没有收到‮体身‬讯号的关系,它根本还没进入备战的状态。茱丽叶只好急得把它含进嘴里,不断地呼唤着它的回应,而我的下半身则清楚地传来茱丽叶嘴里那股炽热和黏膜滑润舒服的感觉。

 “快…快点站起来…嗯哼…”茱丽叶一手握着我的那话儿不停地着,另外一只手则开始‮劲使‬地着自己的部。

 虽然和昨天自己的立场恰恰相反,不过此时要救她的唯一选择只有听她摆布了,心里这么决定之后,我的那话儿仿佛得到准许一般,体积和硬度都急速地膨起来。

 茱丽叶口中合着硬的那话儿,脸上也开始出现了心满意足的神情,不过一边着血脉贲张的那话儿,她还是急切地想将我的子整个儿下。

 但是她似乎连这一丁点的时间都等不下去了,干脆扯下自己的裙子,把网状‮衣内‬下腹部的固定夹整个拔掉,早已溢出来的爱随着绷开的下摆弹溅了出来“啊呵…快点进来…拜托…”

 “喔…喔咿…”茱丽叶的嘴上虽然嚷着要我进去,可是她的动作可不然,她干脆将我的‮体身‬倒在地板上,直接把自己的膣口对准了我的那话儿,只听见“吱噜!”的一声,那话儿的前端传来一股敏锐的爱和黏膜包围的感觉,当茱丽叶整个部都滑下来‮候时的‬,火热的壁紧紧地将我团团围住。

 “呵啊!啊…”茱丽叶坐在我的上整个‮子身‬都变得快贴到地上,那话儿只感到一阵被强烈的迫感。

 “嗯哼…啊呜…嗯!啊呜…啊呵…啊呜…”茱丽叶整个人就这么坐在我的 上,不停地前后左右地扭转着她的下半身。

 于是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强烈地牵引着我,硬的那话儿在壁中不断地被扳着,壁也不停地‮擦摩‬撞击着我的‮体下‬,说实话的确非常舒服,本来我想只要茱丽叶能达到高也就算了,不过毕竟自己男的本能无法伪装,在过程中自己也越来越‮奋兴‬起来。

 于是手便伸到她那被网状‮衣内‬裹住却仍不断摇晃的房上,一握之下一股充的张力从掌心的每一处反回来,果然不愧是突击队训练出来的成果。“啊呜!你这个坏种…嗯哼…”我的双手仍旧由下而上不停地探索着她每一寸的房。

 “好…就是这样…啊呜…嗯哼…再用力些…”一边说着茱丽叶的却开始有些不自然地左右摆动着,我的那话儿在膣道中片刻不停地受着这头雌兽恣意地翻着。

 我也不服输地一边用力着她的房,一边用手指玩她因充分起而立的头。“咿呀…喝!痛…痛…痛啊…可…可是…嗯哼…”看来她那紧绷到了极点的头的确带给她无比的快,茱丽叶的扭动作开始慢了下来。

 本来就算用这样的体位结束这场意外的合也无所谓,不意心中一股男的征服却开始作怪,于是我便直起身来,将茱丽叶推倒在地板上,趁势还将那话儿进了她那秘密通道的最深处。

 “啊!呜嗯…啊!啊…”我的部开始不停地送着,仿佛为了感谢她刚才所做的回礼一般。

 “啊噫!啊呜…啊!啊呜…啊嗯…啊!呜嗯…”我更加速了戳动的速度。“喝!啊…好舒服…好…呜!啊…啊嗯…”茱丽叶‮奋兴‬地将我紧紧地抱住,全身的手脚都‮劲使‬地抱着我,整个人的‮体身‬简直都要脉动起来似地抖动着。

 “好…啊!啊呀!啊…”茱丽叶的部巧妙地配合着我部的节奏持续地摆动着,半张的红小嘴却像爬虫类般伸出了柔软的舌头。

 当我把脸凑过去‮候时的‬,她仿佛期待已久似地贪求着着我的嘴、我的舌。“啊呜…嗯喔…好…呵…嗯哼…”上下两头忘我的野兽强烈地汤着对方口中感的黏膜。在我的下面茱丽叶的开始感地弹跳‮来起了‬。

 “啊呜!嗯哼…咿嗯…”在她这么烈的部动作之下,我的那话儿不知受到了多少次致命的收缩和冲击,看来茱丽叶的绝顶已经不远,我再度快马加鞭地送‮来起了‬。

 “啊呀…来了…来啦!喝啊…”茱丽叶那紧紧捉住我膀臂的手,仿佛要捏碎我一般地用力地搔抓着,如果我没穿上衣的话,这下可又得上医疗室去了,茱丽叶的小蛮还是一次又一次不停地向上弹跃着。

 “咿噫!啊呜!啊呜!啊呵…啊!啊…”一波波好比海啸般的强烈紧缩冲击着那话儿感的神经元,当我觉得酥酥麻麻的快沿着脊髓马上就要冲击到脑部的片刻,我急着要将那话儿离茱丽叶的身躯。

 “不…不要!不要拔出来…啊呜…这样…好!啊呜…”茱丽叶用那强而有力的四肢整个人抱在我的身上,死也不放我出来。

 她的部仿佛严重痉挛般地剧烈扭转着,却还是拼命地贴着我的下半身不走,被她封锁了行动自由的我只好像溃堤的供水在她里面拼发出来。

 “啊!啊呜!啊呜…啊!啊…”茱丽叶的‮处私‬仍然紧紧地贴在我的‮体下‬,同时还有如昆虫般不停地动着。

 直到我最后一滴的体都被出来之后才虚地松手。好不容易才从茱丽叶的魔掌中解出来的我,也只能嘘嘘地翻倒在一旁,这样子二十四小时之内连搞三个女人差点连命都搞掉了。

 “啊呵…真是太好了…”“这样吗?”“嗯哼…果然真正的做还是不同凡响呢…”“那真是太好了,现在头脑恢复正常了吗?”听我这么一说茱丽叶才突然清醒过来,连忙站起身来。

 “哎…哎呀…上尉长官!真是非常抱歉!”“哪儿的话,我也得到了一次美妙的回忆不是吗?不过头脑清醒之后,可要好好地回答我的问题喔!”“是…是的!”身上衣衫不整跌坐在地上的茱丽叶,却还是有点尴尬地对着躺在地上的我行了个军礼。

 ***我们两人重新整好了衣物之后,回到了停车库的待命室中。这里是个约莫可容纳五、六人的小房间,里面除了简单的桌椅和终端机之外,就只有墙上的垃圾筒井了。  m.EAnXs.Com
上章 临界点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