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湖志之绿侣江湖 下章
第二十章
楚小蝶‮头摇‬道:“不行!因为唯独这件事是万万不能对她说的”丁朋诧道:“这是为何?”他看着楚小蝶言又止的模样,又道:“小蝶儿,我救过你的命,你信不过别人,难道还信不过我么?”

 楚小蝶默然不语了好一会,这才说道:“丁公子你莫怪,因为这关系到一个极大的秘密,连我也‮道知不‬该信谁好了…其实温家堡里的人,与魔教有极大的关联!”丁朋闻言面色一变。

 突然伸手捂住了楚小蝶的嘴,低声道:“声!”他抱起楚小蝶掠出廊下,几个起落到了一处极为僻静的假山背后,看了看四周无人,丁朋才将她放下沉声道:“小蝶儿,你怎知道温家堡的人与魔教有极大的关联?”

 楚小蝶道:“丁公子,这说来话长。你可知道我爹爹当年可是因为何事才遭贼人所害吗?”丁朋道:“你爹爹是因为弹劾永意伯郑长风勾结魔教祸害朝廷。但他不知那郑长风是长乐宫组织的首脑,才因此惨遭反诬杀害的,难道不是么?”

 楚小蝶道:“不错,当初我也以为爹爹是因此而死,但我近年来才偶然发现事情另有蹊跷。我爹爹惨遭毒手,是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其实魔教在朝廷中除了郑长风之外,还另有其人!”

 丁朋目光一烁道:“难道除了永意伯这样的权势熏天的大人物之外,还另有其人?那这人究竟是谁?”楚小蝶道:“这人的权势财富说起来比永意伯更大,因为他便是当今圣上的皇叔,封为镇国锦衣侯的王爷朱锦!”丁朋道:“原来如此。

 若是照这样说来,你爹爹其实是为锦衣侯所害,但你爹爹究竟发现了什么?此事和温家又有何关联?”

 楚小蝶犹豫了片刻,才叹了口气幽幽道:“丁公子,你曾救过我,我便和你说了罢!当沈千秋那恶贼带着锦衣卫来我府上抄家之时,我爹爹曾经悄悄交给了我一块残旧的玉佩,并要我无论如何也要将这玉佩好好收藏起来。

 可当时我不明白,我楚家有许多珍藏的玉器古玩,这块玉佩普通之极,根本就不是什么值钱之物,为何我爹爹还要叮嘱‮定一我‬要留在身边呢?”丁朋道:“难道锦衣侯与魔教的秘密,便藏在这块玉佩之中?”

 楚小蝶道:“不错,自从逃出追捕之后,我便常常将玉佩拿出来看,但那块玉佩质地老旧,玉质平庸毫不起眼,上面又全无花纹雕刻,让我摸不清头绪。

 直到我有一,那玉被我无意中掉到地上碰掉了一角,才让我发现其中的秘密!”丁朋道:“原来这块玉佩,里面是中空的么?”

 楚小蝶道:“是的,这玉佩当中被镂空,藏着一张极薄的人皮,那人皮之上用鲜血写了古怪的文字与图案,我花了许多日子费了许多心机才慢慢辨识得知,那人皮上的血书文字是西洋海外一种失传已久,名叫古希伯莱语的古老语言。

 上面所书的,是魔教中的七人向一位名叫巴尔魔君的神灵立下的血誓仪式,七人立誓要将魔教的势力统‮中一‬土,建立名叫天堂净土的魔教之国,这立下血誓的七人之中若是有谁敢叛誓出教,便要甘愿承受各种‮忍残‬至极的酷刑,直至死后跌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丁朋‮子身‬轻轻一震,忙道:“那人皮之上立下血誓的共有七人?那想必其中一人便是锦衣候朱锦了,那其余的六人,又分别是谁?”

 楚小蝶缓缓道:“其余的六人的名字,我并完全不识得,但其中有一人我却是知道的,那人便是温姑娘的母亲,温家堡的温夫人温琳!”丁朋“啊”了一声,吃惊道:“温夫人?这如何可能!”

 他沉着又道:“我听说温夫人早在二十年前,还在菁儿襁褓之时便已经离开温家堡不知所踪了。

 这十多年来温姑娘一直在寻找她母亲的下落。我想温姑娘如此善良可爱,她的母亲又怎会和那锦衣候与郑爵爷一般,是凶恶狠毒的魔教首脑?”

 楚小蝶道:“我也不知,但那血书上既然有她母亲名字,谁又知道温家里还有没有其他潜伏的魔教中人?

 知人知面不知心,魔教的人个个狡诈狠毒无比,咱们多接近这温家一天,性命便总是多一分危险”丁朋沉了片刻,才道:“小蝶姑娘,此事实在非同小可,若是真的,那温姑娘与温家恐怕今后都会为江湖武林和朝廷官府所不容,所以在下未亲眼看到那封人皮血书之前不敢轻信,不知姑娘可曾将它带在身边,能否让在下亲眼瞧瞧?”

 楚小蝶道:“那封血书关系如此重大,我又怎么能轻易带在身边?丁公子,你前面说过愿意助我昭雪冤情,可是不是真的?”丁朋正道:“那是当然,我和姑娘你是一道共过患难生死的朋友,我丁朋方才说过的话,又怎能不算?”

 楚小蝶点点头道:“那好,早在一个月前,我便已经用飞鸽传书联系上了我爹爹的好友董远山董大人,他是朝廷都察院正三品的左副都御史。

 董大人素来为官清正,刚直不阿,很得皇上信任,他如今正奉旨在江南一带访查民情,我已和他约好,这几与他在洛州城西的悦来驿馆见面,到时你与我一道去见董大人,我将那封人皮血书于他上呈朝廷,有他代我向皇上申冤,我爹爹和楚家门昭雪便指可待了!”

 丁朋点头道:“这样甚好!可是那血书之上的证据同样对温家不利,这样一来,温姑娘他们又该如何是好?”

 楚小蝶道:“事到如今,为了我爹爹的冤情昭雪也没法子,至于她母亲是不是魔教中人,将来总会水落石出的吧?”

 她又瞪了一眼丁朋,说道:“温姑娘她真对你很好么?照我瞧来,似乎那位盛大哥在她心里的份量,比丁公子你这位相公更重些吧?”

 丁朋闻言皱眉笑了笑,对她道:“温姑娘自然对我是很好的,但如今事关小蝶姑娘你门的血海冤情,就算得罪了温姑娘,我也顾不了‮多么那‬啦!那如今先让朋儿送姑娘你回去,咱们再慢慢从长计议如何?”

 楚小蝶这才微微笑道:“是!丁公子咱们走吧,这样的地方,我便一刻也不想多呆”当下她与丁朋二人,连袂往园外行去。

 正在丁楚二人说话之际,在凝香楼的别处又是另一番景象。在一处幽静庭院之中,成的绿树掩盖着院中那装饰华丽的花厅,厅上几位身穿锦衣卫飞鱼服的人正手按间长刀,环侍在当中首座的一人身旁。

 首座那人是一名身形高大的男子,他面容瘦削,鹰钩鼻梁,眉骨高耸,额上一条长长的刀疤更给他添了几分阴郁凶狠之气。

 他坐在椅子上捧起案上精致的茶碗,用精致而修长的手指一面揭开碗盖轻轻撇着茶汤上的浮沫,一面似乎很随便般地缓缓环顾花厅四周,但从他那深陷的眼眶之中出的目光,却是有如鹰隼一般的鸷光芒。

 过了片刻,几名美丽的少女端着食盘步态轻盈地走入花厅之中,片刻间便在厅中布置好了一桌精致的席面,少女们整齐施了一礼,便悄然退了下去。过了一会,随着珠帘响动之声,从花厅一侧婷婷走出了一位身穿浅绿色华丽衫裙的美丽女子。

 那女子珠围翠绕,身形婀娜,肤若凝脂,眼含秋波,她微笑着来到厅上对那为首的瘦削男子敛衽一礼笑道:“苏眉见过沈大人!

 诸位千户大人远道而来,妾身有失远,失礼之处还望诸位大人见谅!”沈千秋在椅中慢慢放下茶碗,面上测测地向苏眉一笑道:“苏姑娘不必客气!你我许久不见,你凝香楼这座温柔乡里,可是越发地似锦繁华了!”

 苏眉微笑说道:“那还不是多承各位大人照应苏眉?妾身这儿为大人们备了些洗尘薄酒,千户大人如不嫌弃,就请入席如何?”沈千秋盯着苏眉面上那人的微笑许久,才缓缓向手下几人摆了摆手道:“你们暂且退下!”

 那几人拱手道:“是!”低头退‮去出了‬,在门廊外仍是手按刀侍立,沈千秋这才在席边缓身落坐了下来。

 苏眉面上仍是带着甜甜的微笑,她轻舒皓腕为两人杯中斟了酒,在沈千秋身边坐下举杯柔声笑道:“小女子在此虽孤陋寡闻,可仍是听说锦衣侯爷对长乐宫的各位甚是倚重,这一杯苏眉便谨为郑爵爷与大人贺,小女子先干为敬!”说罢她一饮而尽,向他笑盈盈地亮出杯底。  M.eANxS.cOM
上章 江湖志之绿侣江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