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湖志之绿侣江湖 下章
第十九章
正午时分,在洛州城西的大街上,行人熙熙攘攘。从长街的一侧传来一阵嗒嗒的马蹄声,引得行人纷纷为之侧目,一名穿着官服,挎长刀的壮男子骑在马上走来,他的身后还跟随着四名和他同样打扮骑在马上的随从。

 这名为首的男子大约三十多岁年纪,面容瘦削,鹰钩鼻梁,眉骨高耸,环顾四周的眼睛里出如同老鹰捕食猎物一般的光芒,而待得路人瞧清楚了他们官服上的服饰是飞鱼图案之后,更是连忙纷纷躲开,唯恐避之不及。

 “快…快闪开!这几位都是京城里的锦衣卫大人!”“这几位…当真是锦衣卫大人?…我怎么看不出?”

 “小声点!你没看到这几位大人的飞鱼官服吗?小心你今晚脑袋立刻搬家!”“…”这几名骑在马上穿着锦衣卫官服的人,毫不理会路人对他们惊异的眼光,径直来到了洛州城西。

 为首的瘦削男子来到在一座宽阔华丽的大宅院前翻身下马,看也不看将缰绳扔给了门前的小厮,身后的几名随从便跟着他径直走进了宅院之中。

 院内远处隐隐雕梁画壁,楼宇重重,隐隐传来莺歌燕舞之声,楼外大宅的匾上,刻着凝香楼三个大字。***

 晨末已时,温煦的阳光穿过洛州城上空的厚厚云彩,投照到了凝香楼的一处幽静庭院之中,院内假山亭阁水淙淙,绿深处传来阵阵鸟鸣。

 院中一间雅舍之内,一位穿着素白衫子的年轻少女,指间捏着一枝细细的银针缓缓入榻上一位灰袍壮汉的手腕之中,榻上的壮汉光头髯须,双目紧闭,在他那敞开布疤痕的膛和两臂上已经密密了细如须般的银针。

 而在暖榻一旁还有一位穿着淡红衫子的美貌少女,她瞧着白衫女子在灰袍汉子身上施针,面上尽是关切的神色。

 白衫少女手上的银针轻轻转动,榻上的灰袍壮汉仍是双目紧闭,像是毫无知觉一般,一旁的红衫女郎瞧着甚是着急的模样,‮住不忍‬开口轻唤道:“小蝶姑娘,盛大哥他…”

 那白衫少女却头也不抬,片刻之后,待躺在榻上的盛天扬额顶上缓缓渗出了一层青雾逐渐散开,那白衫少女才轻缓了口气,将他身上的银针一慢慢出。

 少女抬起头来,只见她年纪约十八九岁模样,肌肤雪白,额上长长的刘海齐眉,细长的睫掩着一双明亮的美目,一头乌黑的青丝绾起一个发鬟,束起燕尾斜斜垂在肩旁,容貌甚是美丽清雅,只是她面上神色总隐隐带着冷漠,令人似乎难以接近一般。

 红衫少女温菁轻吁了口气道:“楚家妹子,幸好你医术与毒理很是高明,依你今所瞧,盛大哥经脉之中所中的毒究竟如何了?”

 白衫少女将银针慢慢收入针囊,这才站起身来。这位为盛天扬诊治的少女名叫楚小蝶,她的父亲原是朝廷中的礼部尚书,楚家与温家更是世代至

 然而五年前楚尚书却被臣所诬,被朝廷以魔咒当今天子,图谋不轨的大逆不道罪名处以凌迟极刑,楚家更是惨遭诛灭九族的灭门惨祸。

 当时温家虽然全力相救,但也只有丁朋快马飞驰了三三夜,才勉强救出了楚尚书的独生女儿楚小蝶这唯一的楚家遗孤,在此之后,楚小蝶便在温家堡的庇护之下辗转躲避于朝廷官府与江湖阴暗势力的各种追踪搜捕,悄然隐居在这洛州城外。

 她虽不会丝毫武功,然而楚家历代为皇室收藏图书典籍,她自小得以博览群书,各种天文星象,医术毒理,乃至西洋海外的古籍文字,她均是过目不忘,并无一不为之精通。

 只因这次长乐宫的刺客在几前夜袭凝香楼,盛天扬为保护温菁而身中毒箭,温菁才特地将楚小蝶请来凝香楼为盛天扬医治。

 楚小蝶起身对温菁道:“温姑娘,盛大侠体内的毒大部分已被我用银针出,‮体身‬已无大碍,过段时间便会醒来。但他经脉之中还残留部分毒无法拔除,亦需要好生静养几,不可再运功催动经脉,真气方能康复如初。”

 温菁喜道:“既是这样便好了。这臭贼,老是要劳姑娘和我为他挂心!那我便先替他谢过姑娘你啦!”楚小蝶道:“谢倒不必,既然盛大侠已经无碍,那我便回去了。”

 菁上前拉住楚小蝶的手儿轻轻笑道:“天色还早,小蝶儿何必急着回去?咱们许久不见了,我那儿新得了几瓶海外法琅西国的香水,我带你去挑挑可有你中意的,晚间再让苏姐姐做几个菜,咱们姐妹一起坐坐说说话儿可好?”

 楚小蝶瞧着笑意盈盈的温菁,口中正要说话,暖舍的隔门推开,从外面进来一位相貌俊美的年轻白衣男子,对温菁道:“娘子!”他看到楚小蝶又笑道:“原来楚姑娘也在这里,是来替盛大哥治伤的么?”

 楚小蝶点点头道:“丁公子你好!方才替盛大侠瞧过,他的伤现已不碍事了。”温菁对丁朋笑着道:“相公怎么去了这几才回来?温老大如何?现在温家堡中上下一切都还好吧?”

 丁朋拱手道:“遵从娘子的吩咐,我已经回到堡中将书信交给了温大哥,并告知了他这几的事情。

 如今温老大已经命堡中上下严加戒备,以防长乐宫的敌人来袭。他还让我带话给‮姐小‬,说是如今形势凶险,‮姐小‬在外的安危让人担心,他还是希望‮姐小‬早些回堡中为好”温菁头一扭,嗔道:“我回到堡里便闷也闷死啦,天天瞧着他们一群人练功很有意思么?

 温老大遇上了我这个小魔头便活该他头疼,他叫我回去,我便偏不回去”丁朋笑道:“温大哥也是一片好意,担心娘子你的安危,不过既然大‮姐小‬说不回去,咱们便不回去”温菁笑道:“瞧相公你这模样,是很怕我先把你赶回去么?”

 丁朋一笑道:“怎敢!”他又道:“不过这几,情形很有些不对劲。方才我来之时,路上有几位锦衣卫打扮的人也前往凝香楼而来,为首的一位刀疤脸的瘦高个子,穿的是千户的飞鱼补服,面相很是不善,估计这会儿已经到了楼里,与苏姐姐见上面了吧?”

 在一旁的楚小蝶闻言突然“啊”了一声,她道:“丁公子,你说的那几位锦衣卫,此刻已经来到这里了?”

 温菁连忙柔声安慰道:“楚家妹子你不必担心!他们只来这几人,想必定然不是为你而来,你在这儿只管放心好了!”楚小蝶却摇‮头摇‬道:“不是!”她对丁朋道:“丁公子,你说的锦衣卫中为首那位。

 可是三十来岁年纪,身形高大瘦削,眼神阴沉得很,额头之上还有一道长长的刀疤?”丁朋点点头道:“不错!楚姑娘你认识他?”楚小蝶愤声道:“我…

 我怎会不认识这恶贼?他名叫沈千秋,原本便是西厂的理刑千户,为人心狠手辣之极,那奉命来我家里捉人杀人的,便是这该死的恶贼,我饶不了他,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她转首对温菁道:“温姑娘,这姓沈的恶贼平时绝少离开京城,如今却是难逢的好机会,你们助我想个法子,今将这恶贼杀了好么?”温菁与丁朋二人闻言,对觑了一眼‮有没都‬做声,楚小蝶面有失望之,瞧着二人道:“原来两位都不肯帮我么?”

 温菁无奈,握住她的手柔声道:“楚家妹子,不是咱们不肯帮你报仇,只是此事事关重大,咱们还要从长计议才成…”

 楚小蝶未等她说完,甩开她的手冷冷道:“从长计议什么?你们温家已经计议了这么多年,是想等这些恶贼病死老死,还是老天开眼将他们打雷劈死么?你们既然不肯帮我,我便自己想法子,反正我一介弱女子,总连累不到你们温家。”

 她说完便跨出暖舍往园外行去,温菁连忙追上几步道:“楚姑娘,楚姑娘!”楚小蝶却头也不回,丁朋瞧着她远去的背影,回过头来对温菁无奈地一笑道:“娘子,楚姑娘她家逢惨变,子一向总是这般孤僻,你别怪她才好。”

 温菁摇‮头摇‬道:“我不怪她,但她这会儿出去着实让人担心,相公你跟着她去瞧瞧罢,最好便送她回去,别让她做‮么什出‬傻事来才好”丁朋笑道:“有我在,娘子只管你放心好了”说罢身形一闪,也跟出园去。

 丁朋转出园子的拱门,在廊下看到了楚小蝶的身影,丁朋唤道:“楚姑娘,楚姑娘!”他身形一闪,已经到了楚小蝶的身前,丁朋道:“小蝶儿,你这会儿却要去哪里?”

 楚小蝶看也不看他冷冷地道:“要去哪里也不关你们温家的事,你跟着来找我,是怕我杀不成那狗贼,反而给你们姓温的添麻烦吧?”丁朋笑笑道:“小蝶儿你这话就错了。

 我姓丁又不姓温,温姑娘自有她的难处,但你怎知道我又不能帮你呢?”楚小蝶闻言,看了丁朋一会才道:“丁公子,这么说你肯帮我?”丁朋上前抚着楚小蝶的青丝秀发,轻声道:“你莫忘了。

 当年是谁快马飞驰了三三夜,把你从锦衣卫的囚车里救出来,又一路顶着敌人的追杀护你到温家堡的?”他看着低头不语的楚小蝶,又道:“不过你若要现在报仇,须得有个好法子,想靠咱们两人就这样去将那姓沈的千户杀了,那是不成!”

 楚小蝶低头道:“丁公子,我也知道这样是不成,只是我心里着急气恼…”她又踌躇了良久,才道:“其实我心里有件事,但是不知该向谁说,找谁帮我才好”丁朋道:“你既然心里有事,为何刚才不早些当着我和温姑娘的面说出来,也好替你想想法子呢?”  M.eaNXs.cOM
上章 江湖志之绿侣江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