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江湖志之绿侣江湖 下章
第十四章
盛天扬摇‮头摇‬,声音嘶哑着低嗓门道:“皮伤不要紧,不过这箭上似乎有毒,如今老子体内的真气紊乱像翻江倒海一般。

 看来咱们必须要快些解决敌人才是!‮的妈他‬,这刺客无声无息地,竟让老子事前没一点察觉,难道又是那魔教的死尸人?”

 温菁轻声道:“看来未必,方才在屋顶之时,小妹也完全没察觉到还有别人的气息与踪迹,记得苏姐姐曾说过,那傀儡死士还必须有人在一旁控制方能行动,水榭的院子不大,若刚才那刺客是受人操控的傀儡人,怎可能两人都一齐掩过了咱们的耳目?”

 盛天扬皱眉道:“如此便怪了,屋顶之上如此空旷并无地方可以隐藏身形,而在江湖上的轻功好手之中,即便是如那丁朋一般的身手,也不可能让人凭空消失一般,老子实在想不出,武林里哪一个门派好手里会有这样的本事和武功?”

 温菁在暗中眨了眨眼,突然道:“是了,盛大哥这话倒提醒了我,听说在海外东瀛有一门叫忍术的功夫,能借助各种环境隐遁自己身形,然后再伺机出手对敌人一击致命,莫非那刺客便是忍者?”

 她稍稍停了一下,又轻声道:“我方才所见敌人好像只剩一人,不知他现在是否已经追到外面了?”

 盛天扬移到门旁慢慢打开屋门,暖舍之外的园中树木枝叶摇弋,花丛假山笼罩在一片夜之中,四处静悄悄地,突然“笃”地一声,不知从何而来的一支长箭从门外入,钉在房中墙上还在不住摇晃,盛天扬向屋外喝道:“外面是哪位长乐宫的朋友?

 是汉子的就莫要躲躲藏藏地在外面冷箭,爽快进屋来跟老子打一架不是更好!”过了一会,屋外也响起了一个声音冷笑道:“哼,你已中了本座的北冥夺魄矢,过得片刻便会经脉尽裂,是汉子的就莫要在里面做缩头乌,爽快出来给你个痛快如何?”

 他‮音声的‬低沉却飘忽不定,似乎让人无法捉摸一般,盛天扬怒极,拔腿便要冲出门去,温菁连忙止住了他轻声道:“盛大哥,我在明他在暗,勿中了敌人的计!”

 盛天扬皱眉沉声道:“这箭上的毒药好生厉害,毒与真气混合正不住冲撞老子全身的经脉,算来最多还有半柱香的时间,此刻不出去引他现身,莫非在这里坐以待毙么?”

 温菁轻声道:“小妹琵琶的十面埋伏音阵,倒是不难寻出他藏身的方位,但盛大哥身上有伤不能拖延,咱们最好不出手则已,出手须能一击制敌才是!”盛天扬思索片刻,点头道:“大‮姐小‬说得不错,不但要一击制敌,最好还能留下活口,不过到底能不能成,咱们且试试吧!”温菁抱起怀中琵琶,手指拂过丝弦,清婉的丝竹之音从指尖淌而出,琵琶音渐行渐远,如山间清泉水,其中又隐隐包含越起伏之声。

 琵琶乐声延绵而至门外园中夜空,盛天扬听在耳中,只觉得耳边天地之间都渐渐被温菁所奏的音符笼罩,那音似乎有种说不出的魔力,令人渐觉神思不属一般,突然间,温菁轻呼道:“离位三六,坤位二七!”

 她话音刚落,一支箭矢透过小窗向她来,温菁纤指在弦上一拢一挑,奏出一声金戈铁马之音,那箭矢如同遇到了无形的气墙一般。

 “砰”的一声被生生震飞,弹到了角落里,与此同时,盛天扬手中一扬,一锭银子化成一道白光向门外远处一株大树之上去,只听得“扑”的一响,‮人个一‬影从树上栽了下来。

 盛天扬哈哈大笑,在笑声中如弦的箭一般向那人影冲去,温菁喊道:“盛大哥小心些!”她话音未落盛天扬已经冲到树下,只听到“嘭”的一响不知是何物爆裂之声,树下顿时一片烟雾弥漫,盛天扬急向树干一掌拍去生生刹住身形,脚下借力向后急跃,就在这转瞬间,一个黑色人影已经从烟雾中冲出掠上了园子的花墙。

 那黑影似了受了极重的伤,跃上花墙之后捂住腹,脚也不停地沿着墙向屋檐之上飞奔,但他耳中琵琶的乐声恍如十面埋伏一般始终笼罩在他周围。

 此时一个红色人影瞬间已经掠到了他身后,温菁纤指在弦上连拨,口中轻喝道:“移宫,玉商,飞角,徵,清羽!”

 从她弦间应声连出五道音所化的气矢“砰砰砰砰”地如连珠一般尽皆打在了黑影身上,黑影只发出一声闷哼,便从屋檐之上一头栽下了水榭庭院之中。温菁正要飞身而下,忽然从她身后掠过一个白色人影,抢在她之前如风一般闪向那黑影的所在。

 只听得庭院里传来一声惨叫,温菁连忙掠下庭院之中,只见在月光下,那黑衣人一动不动地伏在地上,喉间的鲜血泊泊个不停,在他身旁站着一个白衣少年,指上还兀自沾着血迹。

 月光照在他那如女子一般秀美的脸上,正是美少年丁朋。温菁俏脸一沉,说道:“小朋儿,你为何一来便将他杀了?”

 丁朋俯‮身下‬轻轻地掰开黑衣人紧握的拳头,从他手中拿起一物,一扬手扔进了一旁的荷花池中,只听得“轰”的一声爆炸声响,池水被溅起几丈高,丁朋回首对温菁说道:“此物叫掌中雷,是东瀛忍者在任务失败时与敌人同归于尽之用,朋儿赶到时只怕他伤了‮姐小‬,所以才先将他杀了,请‮姐小‬见谅!”

 此时一个灰袍身影也越过院墙,温菁回首道:“盛大哥,你没事吧?”盛天扬瓮声道:“老子没事!丁朋,你这没用的奴才,‮的妈他‬怎么现在才来?”

 丁朋面上笑着道:“都是朋儿没用,我方才去了一趟城外查探赵大哥他们的踪迹,发现他们几个都遭了毒手,心知不妙这才匆匆赶回来,幸好还有盛大哥在‮姐小‬身边保护,不然‮姐小‬若有什么差池,朋儿可就万死莫赎了!”

 温菁听了“哧”的一笑,又敛起笑容来鼻子一哼说道:“你这小朋儿,总是事后才说得好听,今晚若不是有盛大哥在,恐怕本‮姐小‬早就遭了长乐宫的毒手啦!早知道你这奴才这么没用,还不如你把留在堡里跟着温老大好了!”

 丁朋点头笑道:“是,是!不过若如此朋儿倒不要紧,可‮姐小‬在这里玩耍却没人陪伴,不是太无聊寂寞么?”温菁俏脸一红,转头哼道:“谁稀罕你陪了?”

 盛天扬哈哈一笑,走到黑衣人身边将他尸身翻了过来,尸身上除了咽喉处被丁朋的剑气划开一个大口血不止,腹部还有一处深可见内脏的伤处,盛天扬揭开黑衣人蒙面的黑巾,出一个留着胡须的汉子面目,盛天扬皱眉说道:“真是可惜!这刺客被丁兄弟杀了,不然老子就是用尽了手段,也要他说出那温家的内到底是何人?”

 丁朋眉梢一扬,微微吃惊道:“温家有内么?盛大哥是从何处得来的消息?”温菁对丁朋道:“方才盛大哥捉住一名长乐宫的刺客,据那刺客临死前说,是一位温家堡的神秘女子告知长乐宫那檀香木盒仍在凝香楼中,因此长乐宫才派出刺客前来。朋儿你方才来之时,可曾发现有什么可疑之人?”

 丁朋听得温菁所言,秀美的面上眉头一蹙说道:“怎会如此?那木盒明明已经不在马六爷手中了,那长乐宫为何还要派刺客前来呢?方才我在凝香楼外,看到暗处有人影闪过,这才匆匆赶来‮姐小‬这里,莫非就是…”

 他话音未落,在一旁的盛天扬突然“噗”地一声,口中出一道鲜血,‮子身‬慢慢垂下,温菁大惊喊道:“盛大哥!”丁朋掠到盛天扬身旁扶住他的‮子身‬,出手如风地点了他前后背的几处道。

 只见他双目紧闭,竟是像没了知觉一般,不知过了多久,盛天扬渐渐睁开双目,只见自己躺在一张宽大的暖之上。这是一间装饰精美的雅舍,厢房四周陈设华丽,桌上红烛摇弋,一侧的香炉正慢慢升起袅袅青烟,传来阵阵沁人心脾的清香气息。

 他坐起身来低头看去,前的箭伤不知何时已经包扎好了,他又暗暗运功调息,却觉全身真气窒阻,只要稍稍用强牵动内力,全身经脉便疼痛裂一般。

 门外传来一阵珠帘响动,一个俏丽的红衫女子托着一个木盘走了进来,她瞧到盛天扬醒转,面上顿时浮起欢喜的笑容说道:“盛大哥,你可总算是醒过来啦!你晕过去这一整夜,可真是让菁儿…好生担心!”

 盛天扬瞧着温菁面上那溢于言表的关切与欢喜之,口中也微笑道:“多谢大‮姐小‬又救了姓盛的一次,不过老子这条命欠得‮姐小‬太多却是头疼,不知如何报答是好了!”温菁嫣然一笑,在边小桌上放下木盘说道:“盛大哥不必谢我,为你治伤的是苏眉姐姐。

 不过听苏姐姐说,盛大哥你中的是长乐宫的北冥夺魄矢,此毒会顺经脉逆行,若是再运功使用真气便会加速毒入心。如今一时半会苏姐姐她也化解不了此毒,盛大哥只有暂且静养,等朋儿相公把楚姑娘请来,再让她为你瞧瞧吧!”

 盛天扬笑道:“幸好这位冷冰冰的美人儿,还不曾知道老子在背后说过她的坏话,不然没人替老子解毒,岂不糟糕之极?哈哈!”温菁笑着从盘中端起一个盖盏坐到边,靠在盛天扬身旁柔声道:“谁叫你这臭贼如此命大,命中注定总有这许多美人儿来救你?

 菁儿虽然不会替你治伤解毒,不过我花了‮夜一‬的时辰调的这服雪芝甘,却对真气内力复原大有裨益,待我先喂你用了,再来谢我如何?”

 她将小勺递到盛天扬的口边,盛天扬却并不张嘴只是怔怔地瞧着,温菁笑道:“你这臭贼,不乖乖吃药,怎么这会想什么却发起呆来了?”  m.EAnXs.Com
上章 江湖志之绿侣江湖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