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兽缠 下章
第66章 敌人的敌人是朋友
 桌底下,一只宽厚的大掌准确无误的握住了她落寞冰凉的小手,安雅微愕,对上楚帆带笑的眉眼,心里有多少霾顿时都被吹散了。

 两人相视而笑,却被韩惠伊将所有举动全数纳入眼底。

 "阿姨说笑了。"被夸赞的虚荣,让范玥儿娇态更甚,眉眼儿弯弯,粉霞扑面,更增了几分光,乍一看,也是美的无可挑剔。

 "呵呵,这丫头呀皮子薄着呢,您可别把她夸坏了。"范夫人帮着说腔,笑的嘴巴都快咧到耳上了,这话说着客套,暗着意思不就是夸自个女儿娇羞内敛么。

 "哼,恶心!"虞舒楠扯轻嗤了一声,一脸不,她也算看清楚了,这女人就是两面派的主,对着她的那股撒泼劲儿不是能的吗,这会儿装成一副楚楚可怜的大家闺秀也不怕别人吃不下饭。

 声音虽然很小,但是该听见的人全都听见了,虞夫人拍了下女儿的手,凝眉不悦的摇‮头摇‬。

 范玥儿轻笑温婉的面色闪过一瞬间的裂,眼底更有恼恨的厉熊熊跳跃,不过一个抬头的时间,就掩的毫无破绽,她客套的轻笑,上虞夫人抱歉的脸色,客客气气的说着:"虞阿姨,没事的,虞妹妹年纪还小,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这话说的虞夫人更不好意思了,人家多有大家闺秀的范儿,瞧自个女儿就显得更不懂事了,她回过头又轻斥了女儿两句。

 "好了好了,女孩子家家之间的小打小闹算什么事儿,我们吃饭吃饭!"豪的范首长大掌一挥,两三句话就热络了气氛。

 他捞过茶水壶刚要倒茶却被韩惠伊制止了:"范老,这事儿怎么能由你来做呢!"

 "小事而已,不碍的!"范老爷也是军人出生,子豪惯了,这些事他自觉顺手就做了,并没有觉得不妥。

 但韩惠伊却出奇的坚持:"不行不行,您是贵宾,使不得!"韩惠伊索抢下了他手中的茶壶。

 "汗,那我叫服务员吧。"

 "你别急…"韩惠伊制止了范老爷起身的举动,眼珠子一滚,转到了安雅身上:"童‮姐小‬对吧!"

 安雅怔了一会,谨慎的点点头。

 "你来给我们倒茶吧!"

 "不行!"楚帆立刻翻脸。

 楚帆这一声,响的所有人都有些楞了,而这刻意的点名倒是让不远处的范玥儿正视起楚帆边上的小女人,方才进门来,她眼里只有楚帆,倒是把他身边的女人忽略了,这会儿仔细一看,她顿时警铃大作。

 娇柔的小女人素面清丽无瑕,肤白如凝脂,一身简单的休闲衬衫和九分牛仔,仍能准确的将那身纤巧的曲线描绘的清清楚楚,娴静之下还有一股淡雅的味儿,作为一个极度爱美爱打扮的女人,只要稍稍一个打量,范玥儿就能判定出这女人有着极佳的资本。

 这些都无关紧要,最重要的事,楚帆对一个女人的态度竟是前所未有的重视,这是从未有过的事儿,浓浓的危机感让她心头鼓噪的厉害,眯起一双描绘的精致的大眼,范玥儿一脸无辜的笑着:"楚阿姨,这位‮姐小‬是?"

 "呵呵,一个普通朋友,不打紧的。"韩惠伊笑着拍拍范玥儿的手,说的话一语双关,她转过脸,对上安雅:"童‮姐小‬,这儿都是我的贵宾,你觉得让范首长还是虞市长来倒茶会合适么,还是你觉得应该让我亲自为你倒茶?"

 "叫服务员!"楚帆沉着脸,就差拿来吼了,高大的‮子身‬蠢蠢动,仿佛下一刻就要掀桌了似的。

 "没关系的。"安雅站起身,急着拉住楚帆暴躁的‮子身‬,对着他猛‮头摇‬,就怕他会因为她闹出大事来。

 楚帆忍着汹汹怒火,不悦的瞪着母亲,极狠极厉,以前,他从来不会理会母亲的那些手段,但这回,他‮得不恨‬当着她的面踹了这张桌,毁了这顿饭局。

 "楚帆,拜托!"安雅借着出座位的空当,小心又可怜的在他耳边恳求了句。

 他拧着在桌下的拳心,因为她的恳求生生忍下了。

 滚烫的茶壶冒着细细的白烟,安雅小心的提着,从主位上的韩惠伊开始,一位一位的倒茶,她以前就是做餐厅服务的,这些事倒也上手的很,礼态周到,让人挑不出瑕疵。

 知道楚伯母是刻意刁难她,她细心的留了个神,不让自个出现任何失误落人口舌,绕了几位,待走到范玥儿身旁‮候时的‬,她更加的小心,范玥儿瞟了她一眼,笑的礼貌又客气:"谢谢!"

 安雅轻笑着点点头,因为她的好修养心里头还是有些温暖的。

 刚要挪步,空的地上竟突然多出了一截障碍物,她还没来得及瞧清楚,就磕了上去,手中的茶壶在她惊慌之极的面孔下以长长的弧形向虞舒楠的位子。

 "啊…"虞舒楠刚要失声大叫,她跟前突然横进了一只胳膊,那滚烫的水线全数都洒到那只胳膊上。

 "嘶…"

 "妈,你没事吧…"虞舒楠缓过神,心急火燎的站起身要母亲的衣袖看伤口。

 "不碍不碍!"虞夫人拧着眉,看模样是强忍着疼。

 "服务员!"虞市长也急着站起身,叫人找冰块来。

 安雅心急又无辜的站在原地,惊慌失措的,‮道知她‬刚刚是有人刻意绊了她,而离她最近的只有范玥儿,果然人不可貌相,她为自个刚刚的轻信疏忽暗暗懊恼,可‮道知她‬就算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她的。

 "你怎么回事!手残啊!"虞舒楠气急败坏,狠狠拍了一下桌子,吃人似的瞪着安雅。

 "我看是你腿残吧,不会躲啊!"楚帆慢悠悠站起身,鸷的黑眸若有所思的掠过一脸无辜楚楚柔弱的范玥儿。

 "楠楠,我没事,你坐下,童‮姐小‬也是不小心,不怪她!"虞夫人急着将女儿拽回位子上,看着安雅惊慌失措的模样,她下意识的开解:"童‮姐小‬你不要放在心上,我没事。"

 "童‮姐小‬,你要‮意愿不‬做直接说就行,何必拿水泼人,伤了市长夫人,你怎么赔罪?"韩惠伊拧着眉,不悦的训斥。  M.eaNxs.cOM
上章 兽缠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