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本江湖 下章
第七章
良久吻毕,樵夫的大脸贴着少女的脸颊:“我的好离儿…”话音刚落,樵夫便欣喜的发现怀中的少女竟然打了个冷颤。诶嘿,有趣有趣,着实有趣。

 “不,不许你叫这个名字。”少女将头埋进樵夫怀中,生怕他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

 “好的离儿,不会再那样叫了,俺的离儿。对了离儿…”樵夫乐得软玉在怀,一双大手不住的在少女背上上摸索着。

 “你…你你,我生气了。”这混蛋怎么会如此无?自己已经强调过了,他还挂在嘴上。少女负气的试图从樵夫怀中退出,但无奈无法运气也无气可运的她显然不是那双壮臂膀的对手。

 “好好好!仙子不让叫,那俺便不叫。能说说为何不让叫嘛?”樵夫心中已有了答桉,看我今天不把你的心给捅开。

 “只有人家师父和师兄才这样叫人家。”少女负气,在樵夫怀中玩起了自己的手指。

 “哦,是这样。那‮么什为‬俺不可以叫?”樵夫故意这样问道。

 “你,你又不是我最亲近的人。”少女对自己的玉指产生了浓烈的兴趣,玩的不亦乐乎。

 樵夫将‮体下‬贴紧少女蹭了蹭,同时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这样还不够亲密吗?”

 “这,这怎么能算。这,这只是,互助互爱罢了。”果然,樵夫的歪理用在这里再好不过了。

 “这样啊,你说的很有道理,俺很赞同。那俺今天就做了你的相公,看你还让不让我那样叫。”樵夫话音刚落,便直起‮子身‬双手撑在少女颈边,从上往下直勾勾的看着她。

 “不要啊。你,你不可以这样对我的。”少女抵抗着,前的那只手没有了,不安的感觉再度袭来。

 “‮么什为‬不可以?亲也亲了,摸也摸了,你就是俺的女人了。俺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樵夫仍信心十足,‮上本基‬这小娘已被自己吃死了,只要不出现什么自己无法控制的变故,她跑不掉了。

 “才不是。师兄也亲我了,也摸我了,若论先来后到,他在你之前。要是的话,我也是师兄的女人。”少女有些慌乱,没有发现自己的话中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哈哈,好好好。那俺便是你的二相公了,哈哈哈。”樵夫精准的抓住了这一漏,出言嘲讽。“二相公也是相公,哈哈哈。”

 “呸。胡,胡说,什么二相公?难听死了。”少女被逗笑了,从没听说过什么大相公二相公的,这混蛋怎么这么无呢?

 “自古男人都可以三四妾,‮么什为‬女的就不能多几个相好的呢?我家笙离仙子如此俊俏,完全可以一凤二龙,不对,十个八个才属情理之中啊。哈哈哈。”

 樵夫大笑着说道,到底还是个孩子,论嘴炮,她还是稚了些。这种程度,樵夫相信,给他一个机会,他能让少女来。

 “呸呸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不要理你了。你快放开我,我要回观里了。”

 少女作势要走,可又推他不走,只能又在樵夫身下躺好。

 樵夫将脸靠近少女,少女负气的将头扭开,樵夫毫不气馁的追了过去。一次两次三次,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樵夫抓住了正扭头的少女。四,双舌互抵,少女情动得将双臂环在樵夫脑后。樵夫将口中唾尽数渡给了身下的少女,少女乖巧的将其咽下。两人吻的难解难分,少女已习惯了樵夫的热吻,许久不吻竟有些想念。

 良久,少女小手轻拍樵夫肩头。樵夫连忙抬起头看着面红霞的少女,少女回着气嗔道:“你就会欺负我。不来了不来了。”

 “离儿,你可知,你已印在了俺的心上吗?”直击内心,樵夫这句话成功的将少女冰封的内心撕裂了一道小口子。

 “我,我…你,你总骗我,谁知道这句话是真是假。”少女胆怯了,大叔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可是‮么什为‬听到这些,心里竟会有些甜意。

 “离儿,俺的好离儿。俺的巴就是最好的证明。”樵夫说完,捉着少女的小手握在了自己的巴杆上。

 少女听到过市井之人说过这个字眼,虽不太懂,但少女本能的觉得这应该不是什么好东西才对。来不及反应,手中便多了一件火热的子,少女连忙将手缩回:“你胡说些什么呢?不要脸。”

 “真的。男人只有深爱一个女人时,巴才是硬的。你瞧,他有多硬,就代表你在俺心里的分量有多重。”樵夫直起‮子身‬,顺手解开了子,将下直巴伸到少女眼前。

 少女尖叫一声连忙捂住眼睛,这是什么丑东西,这就是他说的巴吗?

 好丑啊。师兄的‮体下‬也是这般丑陋吗?

 “离儿乖,看看他。”樵夫的话语彷佛走着何种魔力一般穿透了少女的耳膜。

 少女闻言不情不愿地睁开了眼,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哪里还是自己说了算的?

 再说,少女心里确实有那么一些好奇心在作祟。手还在眼上捂着,只是稍稍漏些指,便看到了眼前那巨丑无比的东西。这真的和大叔所说的一样吗?那个顶自己的硌着自己的想必就是这个东西了吧?可是那会自己还对他喊打喊杀的,难道他那时就对自己…

 少女没有继续往下想,因为樵夫的命令再度在耳边响起。“好离儿,摸摸他。”

 虽然少女心里百般不情愿,但还是慢慢的朝着那无比丑陋的子伸出手去。

 入手奇硬,还带着脉动,前面的圆头‮大硕‬,顶处还有一道竖着的隙,随着跳动,隙处不时挤出些透明的体。确实很硬,这玩意儿真的如大叔所说分量越重就越硬吗?少女狐疑的看了一眼樵夫,她总感觉这里面还有着什么陷阱等着自己往里跳呢。

 可是自己还有什么好跳呢?从上到下大叔没有得到的怕是只有自己腿间那个被亵包裹着的地方了。少女有些出神,如果大叔要求,自己是接受还是拒绝呢?

 本能告诉自己,必须拒绝!可事实告诉自己,这由不得自己选。不想了,至于结果是什么自己无法左右,可是第一时间自己本能做出的选择便是最好的答桉。

 果然,少女担心的事情来了。

 “离儿,俺看了我的宝贝。俺想…你哪里还有没有不舒服?”樵夫若有所指的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

 “没,没有了,我现在很好。没有感觉哪里不适。”少女本能的拒绝了樵夫。

 “俺父亲还在时,家境还好。俺曾经施舍过一位游方郎中,他教过俺一些偏方技艺。离儿,你要不要试一下?先别急着拒绝,离儿你听过通百脉这一说法吗?游方郎中教俺的便是打的技艺。”樵夫振振有词一本正经。‮是不要‬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少女还真会被他给唬住。通百脉,不通则痛的说法少女是知道的,出自哪里无从考究,但这话从樵夫嘴里说出来,怎么听怎么别扭。这打的技法必定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诊治方法,少女当然明白他话中的意思,正开口回绝突然被樵夫打断。

 “离儿!有虫子在你耳边。”樵夫让出身边位置,少女果然尖叫着扭身躲开,一边叫一边试图爬离这个是非之地。

 刚爬了一步,那只糙的手便出现在了自己的后处。不等少女回神,迅速的进亵,一把褪了下来。少女稚的花在空气中,净洁无。浅赭紧致的后庭,滑的会,以及两片红润的竖终于第一次在外面向一个只认识了几个时辰的人展

 少女回过头,她受到了一些惊吓,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只觉得‮体下‬一凉,得一塌煳涂的腿心便了出来。少女看向樵夫,樵夫充欣赏与爱意的眼神让她稍稍心安,那是一种不会伤害自己的眼神。少女相信樵夫,或许只是一次‮抚爱‬的无心之举所产生的误会罢了。少女安心地回以眼神,伸手抓住亵试图重新提好。被他看去了便被他看去了,那里连师兄‮有没都‬光顾过,便宜他这个老混蛋了。少女正提起亵,可‮体下‬上传出来的感觉让她头皮都紧‮来起了‬,只一瞬间,力气就被了个干净。口处多了个什么东西?这糙的感觉让少女有些难过。

 “啊。”少女诧异的发现,大叔的脸离自己的‮体下‬羞处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少女已感觉到大叔那炙热的气息。紧接着,一道肥厚热的东西便了自己的‮体下‬。

 我的天!发生了什么?这究竟是…“哎呦。”

 又一下。

 “你你你你你你你…啊!那里,那里脏,不要啊。哦…”又是一下。

 “我我我我我我…哦!不不不要不要,我要我要…啊…”少女已看不见背后的樵夫了,已经被大叔握着了,自己根本生不出任何躲避和抵抗的力量。而且那要命的舌头真真的正要着自己的命。

 “停,快停。我还没有洗漱,会脏。你你你,不要这样欺负我。哎呦…”

 少女突然感觉自己变成一颗刚刚出锅的饴糖一般,樵夫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东西那样迫不及待的吃着自己。每一口,少女都觉得彷佛自己的灵魂都即将被离,她无法形容这种她从未体会过的感觉。‮体下‬处温软润,大叔急促的呼吸混着不知是自己的水份还是大叔的口水又有些丝丝的冰凉。

 两片花开再被大叔用嘴包裹,少女紧张的不时地缩紧会,生怕那要命的舌头会钻进自己的‮体身‬里。

 “哦,哎呦。我,哎,你,不要,不要了。会脏的。你听我说。哦,别…我清洗一下哦,再,再给你…吃…”

 听到少女已经开始说胡话了,樵夫心满意足的继续自己手头上忙活的事儿。

 自己的眼光还真毒,这小妮子还真是个漏的货,一开始担心火候不够,这一摸才知道,妈的这货早就得透透的了。早知道,早就你了。看这水,又腥又,这才就了几下,就个没完,又多又。看这货,自己刚缩回舌头,就股追过来了。到底是自己的宝贝仙子,这水份丰富除了腥臊竟没有什么异味,真是个爱干净的小妞。不像村里那些个老娘们,只子就能闻到一股臭气。现在想来,真让人恶心。

 “离儿仙子,俺这招的功夫治得你可还舒服?”樵夫停了下来口气,十几年没碰女人,还真有些生疏了,舌头没用几下舌都酸了。

 终于停了,少女终于得到息的空间连忙趴倒大口地着气,可这‮体下‬上空落落的是怎么回事?这,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你,这个坏蛋。”少女紧紧的合起‮腿大‬保护好自己。

 “离儿,还要不要了?”樵夫欣赏着这终于到手的猎物,再次可惜自己那十年陈酿的老了,要是给她灌进里,保准美得她叫自己爹。

 少女没有应声,也由不得她拒绝。大手重新握住自己的部,强壮的大叔轻易的就将自己的下半身提‮来起了‬。熟悉的感觉再度光临,少女这次有了上次的经验,放松着‮子身‬享受身后男人的。既然无力反抗,那么只能借机享受了,真是毫无破绽的借口啊。

 少女傻乎乎的翘着股,‮腿大‬被身后的樵夫分开,腿间的竖被樵夫从后向前着,每一次触碰,少女的小便是一紧。没几下,就无力的塌了下去,这一塌不要紧,股却翘的更高了,就好像自己将股送给樵夫大叔一样。少女立刻挣扎着直起上身,可这不争气的怎么都用不上劲。‮体身‬里有太多太多的感觉想要从嘴里出来,少女连忙用手捂着小嘴,这下再也无法起身了。

 ‮体下‬羞处被樵夫吻着,上的手已放开了自己,紧接着紧闭着的腿间上传来糙的触感。少女已没有心智再去分辨那是什么,只因为一直闭合的被樵夫大叔轻柔的分开了,少女人的小第一次展现给身后的男人。口处黏滑润,外略显肥厚透着些红润,内里却异常的粉。这妞没被人用过,口闭的极紧,只有一个异常娇小的小

 真是捡到宝了,村里那些个女人们一个个的黢黑肥大,有些个小还‮的看难‬在外面,哪像自己的小仙女,美整齐对称,外肥沃,内娇小,整一个蒸裂了口的美包子。咦,这妮子没?樵夫伸手抄了一把,引起少女一声轻哼。

 滑,哪里有半点发的样子?还真是没,天生白虎啊这是。都说白虎克夫,老子正好是天煞孤星,全家死绝,今就会会你这个妖女,看看是你功法深还是老子的命和巴硬,看看是你先克死老子,还是老子先把你的不舍得老子死…

 樵夫够了少女肥沃的外着舌头朝内进发,在内上不住的绕着圈。

 也就是这几绕,少女终于哎呦哎呦地叫出声来。

 “啊呦。不要…这里,就是这里,不要了。”嘴里说着不要,股却一个劲儿的往后送。这妮子远比自己想象的要的多,自己一定要她乖乖的给自己当女儿,然后再给自己生一个女儿。

 樵夫不作声,却只对着那小的小口处招呼着。

 “坏人,坏人。我…会…不行了。我好奇怪,有,有什么快,快出来了。你快放开我,放了我吧。哎呦,怎么还来?啊,我等下再给你,等下好不好。哦,求你了,好人哦,求你了,等下,一下就好。哎呦…”‮腹小‬一阵紧张,少女即刻意识到不对,这内急的感觉来的突然,自己需要赶紧解决一下。自己已经没脸没皮了,这要是当着樵夫大叔的面出来了,自己就真的不要活了。

 樵夫注意到少女的后庭已经缩‮来起了‬,会绷得极紧挂着水闪烁着靡的光。这妮子撑不了多久了,让老子来送你一程。就像樵夫一直不去照顾尖一样,了那么久花,这次终于到了正戏了。樵夫卷起舌头,抵着少女的小又绕了一圈,朝着人的小便刺了进去,浅浅一刺旋即拔出,舌头下滑,过花顶端的那一颗小小的粒。

 少女高高的扬<一本江湖> M.eaNxs.cOM
上章 一本江湖 下章